刘红刚讲咖啡故事转:只卖咖啡不卖杯(二)

时间:2018-03-12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大概半小时以后,她有事埋单准备离开。

“这杯咖啡,我可以请你喝吗?”他在身后安静地说。“呵,谢谢你,不必了。”她已经掏出钱包,笑容美好地回头冲他笑了笑。她埋完单好像很急的样子,连再见也没来得及跟他说,就冲出了咖啡店。

他看她像一只美丽而活泼的兔子,蹦蹦跳跳地跑开,一点都不优雅。事实上,他认为优雅都是装出来的。
他喜欢真相,所以不讨厌她——似乎还有点小小的喜欢。

她走之后,他忽然感觉沉闷。看到那只喝空的咖啡杯,还孤零零地站在桌子的另一边,触手可及,他这才相信,真的有一个女子在这里出现过,不是幻觉。

她对他说过,喝热咖啡最好的温度是72℃,冷咖啡最好的温度是6℃。他伸出手,轻轻触摸那只咖啡杯,上面隐隐约约还有属于她的温度。

过了一会儿,他也准备离开。他起身走了几步,回头看那张咖啡桌,上面只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咖啡杯。它们隔着桌面上小小的距离,就那样孤单地站着。

它们的姿态让他伤感。无法靠得更近,也无法离得更远,这种近乎垂死的距离,有时更像一段令人绝望的爱情。

如果你在这个寂寞的午后,正好也在街上行走,经过这家有落地玻璃窗的咖啡馆时,看到一个已经不再年轻的男人脸上带着一种孩子般的神情,怀揣着一只漂亮的咖啡杯,无论你是否明白,都请一定要在心里祝福他。

咖啡公社、泰迪陪你TEDDY BENE、鑫金兰咖啡宣  选自网络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 包玥讲成都故事    . 中国著名词曲家姜延辉

(责任编辑:董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