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红刚讲咖啡故事转:从创业咖啡到咖啡创业(一)

时间:2018-04-16 | 来源:虎嗅网

作为舶来品,“咖啡”在中国的故事,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由外国人讲述的:雀巢、麦氏靠着“滴滴香浓”完成了国人对于咖啡的认知科普,星巴克以长达9年的亏损进行了市场教育,将咖啡的标准行情稳定在了30一杯,以漫咖啡为代表的韩式咖啡借着韩流文化来刷了一拨存在感,又随着韩流退潮归于静谧 。

终于,几乎在最好的时机,本土咖啡正试图夺回市场话语权,借着这股热潮,我们来聊聊两段颇具中国特色的咖啡故事。

没有咖啡的咖啡馆

2014年底,王厨决定调转自己人生的船头,驶向平静海面上那处忽得腾起的汹涌。

按照原本的构想,在三里屯一家西餐厅做厨师的他,未来的落脚理应是某个星级酒店的厨师长, 却是被 “忽悠”到了一家众筹型的创业咖啡馆,任主厨。 “我是技术入股,也算是创业了。”

“创业”这两个字,在当年仿佛是有魔力的,好比儿时弄堂里响起糖葫芦的叫卖声,穿过砖墙,撩拨人心。挖角王厨的,是天使汇的老板娘,后者花了小一年时间过来游说, “相当于有老板出钱,自己开了家咖啡馆。”尽管现有的工作足够稳定、轻松,王厨到底没能拒绝,从三里屯搬到了中关村。

那时,中关村西区的“海淀图书城步行街”刚刚更名,换成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招牌,吸引着从全国各地涌来的草根创业者前来朝圣。

不少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盛况:全长不足200米的创业大街上,熙熙攘攘,找项目的、拉投资的,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身边的任何一个可能,期待下一个奇迹开奖时,上面能刻着自己的名字,也正是在这般创业热潮的扑腾之下,这一条街上瞬间挤入了七、八家所谓的创业咖啡馆。

Binggo咖啡算是这其中最早的一批之一,作为前员工的陈龙悦回忆道,最热闹的时候,Binggo一天要接待四拨来自全国各地的学习团队,有政府的也有个人的,从早到晚。”我们的模式在当时算先进的,大家都想来学习了解下。”Binggo算是咖啡馆+YC孵化器的一个众创空间,在当时的绝大多数孵化器还处于提供场地+公司注册服务的情况下,能为创业者提供融资服务的它,相当热门,仅次于创业大街上的头牌,车库咖啡。

来创业咖啡馆里正经喝咖啡的,无疑是少数。 “我们的咖啡,老实讲,品质很一般。”陈龙悦介绍说,但显然,这点 “瑕疵”并没有人在意,甚至 “好喝的咖啡”在当年,也算不得什么竞争力。

Binggo里的客人主要是三类:创业者、投资人、 “朝圣者”。 “创业者吧,当然也不是那种项目特别好的,张口就是我有梦想我有干劲,希望投资人爸爸能给我点钱。”盘算着要把每一分钱花到刀刃上的他们,自然不太掏钱租一个正经工位,点一杯咖啡,就是一天。有的甚至连咖啡也不点,借着咖啡馆里提供的免费白水,盘踞在沙发上,打量着每一个进店的人,聆听他们的对话,借机攀谈,看是否能相中个 “识货”的。除了接待散客之外,Binggo每天还会至少承接1-2场活动,一场下来至少2000块,还不包括活动参与者的到店消费。

因而,作为先行者,Binggo实实在在火过一阵子,也切切实实滋润过一阵子。

鑫金兰咖啡频道宣 选自网络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蒲裕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