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国昌讲定西故事:定西定西(四)

时间:2018-03-04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斗转星移,日新月异。定西古城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只有西边的西岩寺还在,东山的三颗墩(今岳家山电视转播塔山梁往南不远处,各相距约百米,为明代万历年间所筑,为护一方风水,见《万历新修安定县志·山川第四》,不是烽火台。)因岁月的老去,只剩下两颗墩了,南山还在,驿使远去,延寿驿不存,英雄的扩廓和元军将士留下悲壮和遗憾,至今还让人回味无穷,那至今存在的福台墩仍在讲述着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个个故事,那“整兵夺沟,殊死战”的沟不就是大涧沟吗,如果不是大涧沟,在巉口一带的川里,那么峪做山谷怎样讲,沈儿藏语当魔怪又怎么说,大涧沟一带森林茂密,狼虫虎豹经常出没,好似妖魔鬼怪,再者,再清楚不过了,诸军人人争先,“大破扩廓兵”,攻破元军在沈儿峪的第一道防线,将士们奋力拼杀,“才大败扩廓于川北的乱冢间”,川北是不是指沈儿峪口的川里呢,不言而喻,沈儿峪的地理位置也就很清楚了。西边岳家山上的烽火台仍在,但征战陇中的滚滚狼烟已随时间的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那被埋在地下的无数孤魂冤鬼,每当电闪雷鸣,乌云滚滚,大雨倾盆,山洪暴发之时,他们的灵魂仍在狂吼呼喊,让山惊兽骇,大地为之震颤,山川为之动容,那是多么庄严的时刻,让人听后,一个个惊得魂飞魄散,喟叹不已。

古城不在,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风萧萧兮苦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古藤老树昏鸦,断肠人在定西,那石坪山上向定西发射的两枚炮弹,划过定西的长空,顿时,由杨得志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第十九兵团组成的右路军,势如破竹,从东西南三门进入了定西城,解放了定西,人民群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欢庆解放,这座千年古城又一次见证了这一无比美好的时刻,定西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中共甘肃省委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定西城隍庙召开,历史在这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52年10月,抗美援朝,定西人民积极响应,踊跃参军,保家卫国。同年,定西第一座水泥浇灌的解放桥建成,打通了东城墙,修出了解放路,新辟了新市区。1995年解放桥又拓宽改建。1958年6月引洮工程上马,定西人民老人送儿子,女人送丈夫,组成浩浩荡荡的引洮大军,英勇参战,写下了可歌可泣极其悲壮让人回味无穷的引洮之歌。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古定西已经历了九百多年的风风雨雨,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在这里繁衍生息,曾经颦鼓与号角齐鸣、金戈与铁马撞击、狼烟滚滚、战旗猎猎,那是过去。

今日当你走上定西市区,只见街道纵横交织,高楼林立,从大十字往北过中华桥,一直北去一会儿向东走就是汽车北站和火车站,每天从这儿迎来送往南来北往的客人,当太阳收尽最后一抹余晖,定西街区的街灯次第亮了,整个小城成为灯的路,灯的大街,灯的高楼,灯的海洋,城市成了一道道灿烂的地上银河,夜使路很窄,窄使人相挨得很近很紧,拥抱也就成自然的了。恋人常常停下来紧紧拥抱,熟悉的人常常搭伴而行,亲人常常互相搀扶牵拉前行。但拥抱只是人与人的拥抱,夜来香是抱不住的,星星的光亮是抱不住的,只有爱人可以久久拥抱,但抱久了还得分开。拥抱常使自己似乎失去自我,温暖的体温会使两两感情交融在一起,但拥抱就的停下来走路,走路拥抱是很吃力的事,同时谁也不能抱起对方走同一条路,于是抱住的不一定是人。抱住想,抱着意志,抱有真情,人们便多了起来。民主路、西环路、中华路、凤安路、公园路、解放路,民主大桥、中华桥(1965年建成,2007年加宽)、西岩桥(1995年5月1日)、解放桥、气象桥(1980年10月)、永定桥,将市区连在了一起。人流和车辆、楼房和街道,在夜空和大海般宁静的天幕下,互为衬托,而且那样和谐,那样亲密。

董国昌讲甘肃定西故事工作室 选自网络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 包玥讲成都故事    . 中国著名词曲家姜延辉

(责任编辑:董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