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娜:丽江古城维护费陷罗生门

时间:2016-06-02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昨日上午,云南丽江古城约千名商户关门停业,以此抵制古城保护管理局日前增设多个收费卡,向游客征收“古城维护费”。多位古城商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均认为收费卡点导致客流量下滑,影响商铺生意。(6月2日 新京报)

每一次景区增加收费必引来热议,远的凤凰古城收费不说,就前段时间的张家口“草原天路”收费的热议尚未谈出公众的视野,这马上就来一出“丽江古城征收古城维护费致千名商户关门停业”。游客说,收费高了,我们拍照后就离开景点;商户说,很多游客不愿意交80元,客流量明显下滑,我们多处于亏本的状态;丽江古管局通报回应称,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筹措古城保护管理资金,古城维护费是合理合法的,是必须收的。至于是否导致商铺亏损,未经过核实。对于商铺关门停业,可能是部分商铺经营不善导致亏损,故意将原因归结到维护费征收上。姑且不论作为当地服务主体的政府,不核实本地商户亏损状况是否有渎职之嫌。其实,征收“古城维护费”后,游客不愿意去,景区商户蒙受损手,长期以往,当地受损失最大。可为何总是有景区管理部门跳出来不是收门票就是收管理费呢?
归根结底,还是部分管理部门眼光不够长远,急功近利。想那门票不管多少钱,坐那卖一张是一张,旱涝保收。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一种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行为。对游客来说,高价门票意味着旅游成本的增加,游客可以选择门票较低或相似的景点。游客减少,最直接受影响是当地商户,长期受影响的必定是当地政府。这显然是“三输”模式,可各地政府未必会一条黑胡同走到底,还是会有知错就改、迷途知返的。报道中还称,今年五一长假期间,叫停“围城收费”后的凤凰县,游客陡增,旅游收入不断上涨,城外各大酒店均已满客,数据显示,2016年4月凤凰接待游客132.16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0.89亿元,同比增长9.02%和5.32%,被称作“凤凰古城在舍弃门票的‘小利’后,换来了旅游经济发展的‘大利’”。

提及舍“小利”逐“大利”,心里总不免想起了西湖,总不免为杭州当年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点赞。作为一个普通游客,今年终于有机会体验了一番“西湖模式”的好处。正是因为西湖不收门票,笔者可以七天四游西湖,在饱览西湖美景的同时,还游走于西湖边各处大街小巷,转悠于西湖各处的大小商铺,品龙井、购丝绸、坐“手摇撸”……尤其是最后西湖上,那“手摇撸”的摇船师父说,我们西湖美,还不收门票,就是想让你们在杭州多玩多住,你们多玩多住,我们的收入自然就高了。我现在一个月收入基本都上万,几年下来房子、车子都有了,空了还能带女儿出国转转。我们随行的几个都一致认为他是给杭州旅游局做广告的,他自己却说自己也是杭州的一张“名片”。回想整个杭州之行,“尽兴”贯穿始末,吃得尽兴、看得尽兴、买得尽兴,全然没有其它旅游的来去匆忙之感、没有不敢下手购物的恐慌,“天堂”漫游的美妙至今在心头。西湖免门票,让游客、居民、城市三赢,可为何“西湖模式”难以推广复制呢?

有人或许会说,丽江古城与杭州这样的城市相比,城市体量小,不一定适合“西湖模式”;也有人会说,丽江古城要缓解保护古城与开发之间的矛盾,收取“古城维护费”是有效途径。但是在笔者看来,旅游是服务行业,不论以何种方式,归根结底是要争取更多地游客。即便是九寨沟、黄龙等自然资源型景区,以高价的门票限制游客数量,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当地生态,提供更好的旅游服务,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失为一种饥饿营销策略。另外,西湖是人民的西湖,古城也是人民的古城,地方政府更应撑好保护伞,让景区“走进人民、走向世界”,赢得更多旅客的青睐。(江油市林业局罗娜)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 包玥讲成都故事    . 中国著名词曲家姜延辉

(责任编辑:丁乾)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