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禁令真能让官员渡过“裸年”?

时间:2018-02-12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再过两三天,蛇年的春节就到了。闲来无事打开电脑,看看新闻,大脑突然闪出一个问题:从十八大到十九大以后,中央先后出台几十道禁令规范指导政府官员公务消费和日常往来,网络舆论反复高调跟进,搬掉了大小许许多多官员,让一些官员心惊胆颤,心有余悸,纷纷一改往日的高傲与张狂,一下子低调了许多,往日忙着请客送礼、互相走访,坐等送礼送者上门纳贡,大机关门口车辆拥堵,基层单位纷纷上门送礼拉关系等现象基本退居地下。年节前后,各级机关确实比往年清冷了许多。人们不禁要问,这些禁令让多少官员渡过了“裸年”?

不可否认,每年年节关口,老百姓看到、听到、感受到的都是公权力在寻租,大包小车的送礼行贿风潮。过年如过坎儿,对很多领导干部来讲,也是一件难事,受贿怕有隐患,不送怕被排出圈外,左右为难,身心精力都操在这上面了,哪里还有心思干工作呢?年已然变味,体制内广大干部真的希望还原本真,不跑不送形成制度,习以为常,互不宴请,过一个正常人的“裸年”。

万事不可能绝对,原先那种肆忌无惮、攀比排场的公务消费与请客送礼,确实不敢再更多顶风违纪了。明目张胆上下打点的锐减,能不能说明他们在中央八项规定的劝诫下,都已放下年节收授节礼的屠刀,让真正“裸年”而立地成了清正清廉为官的标志了呢?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对于那些用公款吃喝送礼已修炼成毒瘾的官员来说,中央的那几十道公务消费禁令无异于让他们壮士断腕,刮骨戒毒。要彻底戒掉官员公款吃喝送礼的毒瘾并非易事,传统的文化观念让的中国官员往往有着很强的变通能力。把中央禁令因地制宜到地方的潜规则之中也不是不可以。明里看,中央禁令立竿见影,成效显著。而实际上呢?则欺欺瞒瞒,折扣许多。网上不是爆料:许多地方,节日吃喝送礼歪风并未彻底根除,不少单位、个人还在送,不少公职人员还在收。

虽然普通公务员的过节钱、小红包等油水被中央禁令挤兑没有了,但一些企业、个人、下属对部门或单位中有实权的领导还得用红包意思意思,以联络感情,疏通关系。购物卡被禁了,红包成了替代品。给领导送礼的,当然要有这种与时俱进的变通能力。之所以变通,或寻租办事,或未雨绸缪权力作梗办坏事。根源就是权力的运作不透明、无章法。

怎样医治这种病态的社会,规范政府权力运作,减少官员自由裁量,增加社会公民自治,加强社会媒体监督。这是从体制上消除春节红包屡禁不止的自我救赎之道,这也是让官员的和广大百姓一样过轻松“裸年”的良策。

转变政府职能,减少行政审批,向社会、向市场、向企业,简政放权,促其自治自主自决,以架构政府与社会、与市场、与企业、与公民更加平衡、内含制约、彼此监督、相互协作的权力运作体系。让权力阳光运作,按章办事,这是消除权力寻租、春节红包现象的一个根本。其实给领导送红包,这绝不是什么联络感情,而实则是巴结权力,以权谋私。如若用红包联络感情,为什么不给老百姓红包?不管给领导送红包的事由多么人情味,都难逃这种寻租权力的宿命。

思路决定出路,决心决定信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上层领导率先垂范,庄严承诺,口咏实至,下必不敢造次,哪怕是等待观望,也不敢再越雷池,一旦习惯了又有惯性成了自然,动刀动枪触及痛处,涉及官员个人的身家性命,谁还敢往枪口上撞。

不用呼朋唤友,不用“高朋满座”,清茶一杯,恬淡清静,过个“裸年”,不知诸君悦否?(文/吴朝东 四川江油含增镇政府)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丁乾)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