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唐诗,穿越千年的畅想(四)

时间:2018-04-15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而宋词大家苏东坡一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却道出前人所未能道之情怀与深意,对比天上月亮之圆与人间团圆,慨而叹之“此事古难全”。如此对比之下的反差,恰恰使得思念远方亲人充满了遗憾的温馨,因而更加具有穿透人心的魅力、冲击力和感染力,苏东坡的这一首词也因此而成为千古绝唱,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月亮文学和文化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4、边塞之思

唐代武功强盛、开疆拓土、国威远播、边地战争频仍,贞观之治、开元之治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强盛与富足的时期,而这一切离不开远征他方、戍守边塞的将士们,他们的出征给许多家庭带来了长期的分离以及亲人的相思之苦,构成了唐诗中别开生面、独具特色的边塞诗歌相思情,催生了思故乡、怀远人的诗歌主题。

沈佺期的《杂诗》:“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王维的《伊州歌》:“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馀。征人去日殷勤嘱,归雁来时数附书。”都是借月亮描述远方的边塞征人与妻子分离的愁苦与相思。生性豪放、诗风飘逸的李白也有《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又有子夜吴歌分为春夏秋冬四歌,其中秋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王昌龄有7首著名的《从军行》,其中3首诗中有月亮相思的描写:(其一)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坐海风秋。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其二)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其六) 胡瓶落膊紫薄汗,碎叶城西秋月团。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无论诗“关山月”还是“秋月”都成了远方征人思念故土亲人的寄情之托。

李益的《夜上受降城闻笛》:“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写了登上边城时所见的月下边关景色,在这万籁俱寂的静夜里,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如霜月光和月光下似雪的沙漠,触发了征人的寂寞和乡思,耳边是晚风送来的凄凉幽怨的声声芦笛,更加勾起了征人望乡怀念亲人之情,说思乡、人盼归,以景色环境触发情感心理,写出了征人缠绵幽怨的不尽乡愁。这两位诗人之作的共同特点在于,不仅有景、有情,还有声,琵琶、芦管,以及唐宋诗词中常用的刁斗、胡笳、羌笛,吹奏起来往往带有怀远思亲的离别愁绪,与孤城、边关、冷月、清辉、朔风、大漠,构成了孤独、寂寥、清冷、落寞的环境、意象和感情,使边关将士触景生情,顿生悠悠不禁的思乡之情。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晓光法学博士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江靖)  
  • 上一篇:林晓光:唐诗,穿越千年的畅想(三)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