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宋词,说不尽的风情(一)

时间:2018-04-16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如果说唐诗雍容大度、气象万千,那么宋词就是清丽温婉、秀外慧中,就像是庭院里夜幕下的溶溶月光,就像是像夏日池边的煦煦凉风,就像是深谷里潺潺的细水长流,轻轻的、柔柔的、淡淡的、微微的,那种感觉沁人心脾、透入心扉,每每回味都让人心旷神怡。也许是大唐太过强势、盛世太过豪华,疆域广阔、威加海内,所以在唐人的视野里,看到的往往是整个世界和宇宙: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那都是人类与天地之间的沟通和对话。

宋人呢?春天来了,他们关心的是下雨了,窗外的海棠花是否红肥绿瘦?雨停了,杨柳岸的晓风是否吹走了残月?夏天到了,他们仰望星空,关心的是“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秋雨绵绵,惹出他们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愁绪。冬日夜晚,当他们独对寒窗、一灯如豆,心里满是“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的寂寥凄凉。

宋人是内敛内省内向的性情,总是试图和自己的灵魂对话。所以,唐人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眼里看到的是天边的云卷云飞。宋人则说:山深失小寺,湖尽得孤亭;心里想的是庭前的花开花落。同一个空间同一条路,虽然所见有异,但殊途同归。唐人喜欢举头望月观云海,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晴空一鹤排云上,诗歌如水天际流。宋人更在意日常生活中每一个细致入微的美好和奇妙:孤帆远影是天地间朦朦胧胧的一幅动画片;彻夜难眠,不如披衣起床,看儿童挑灯斗蟋蟀。唐人大气磅礴、通天彻地,于是跑去洛阳,仰赏雍容华贵的国色天香牡丹花。宋人心思细腻、自娱其乐,更在意自家的庭院,窗外几株芭蕉叶,温婉可人、情意绵绵、绿荫上窗、舒叶清凉,为人解暑分忧,可在芭蕉窗旁纹秤对弈,可在芭蕉叶上听雨,可在芭蕉叶下看儿童捉虫,闲情逸致、淡泊宁静,让人倍感亲近自在,故美其名为“蕉美人”。也许,这便是宋人享受幸福的能力?他们或在静坐时叩问内心、消烦解忧,在独处中审视自身、感悟生命的真谛;或游走深山旷野,闻淡淡花香,听啾啾鸟鸣;或闲庭信步水际,沐浴无边的溶溶月色,披沁人心脾的习习凉风。

西湖不就是天下最相宜的山水美人么?千百年来,无论人们来、还是不来,她一直都在那里,笑意盈盈、敛衽款款、曼妙婀娜、仪态万方,难怪南宋人沐浴着醉人暖风,歌舞于山外青山,直把杭州作汴州了。也许可以这样说:宋人似乎更懂得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掘出生命里每一个瞬间的美好幸福,将平凡的日子吟唱出一首又一首丰富多彩婉转流畅、却又波澜不惊的诗词。幸福是一种生命能力、一种生活态度,凡是热爱生活的人,都可以让自己享受到生活中、生命里更多更美好的幸福。

宋词的兴盛源于宋都开封的繁华。开封,是当时世界上最最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游人如织、挥汗成雨、连袂成幕、汴水环绕、城墙高耸。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北宋王朝的都城那繁华兴盛的景象,即使到了千年之后的今日,当我们面对那幅市井百态的风俗长卷时,仍然不免瞠目结舌、叹为观止。那时的开封城,青楼楚馆、栉次鳞比,茶坊酒肆、比比皆是,勾栏瓦子、声声相闻,画阁音厅、比邻而居。一到夜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每一扇窗后都红烛高照、灯火通明,每一道珠帘都随着管弦丝竹而飘荡起伏。开封夜空之下,亭台楼阁之间,交响着一曲曲缠绵悱恻的莺歌燕舞,回旋着一声声清脆婉转的柔肠寸断。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晓光法学博士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孟云)  
  • 上一篇:林晓光:唐诗,穿越千年的畅想(四)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