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宋词,说不尽的风情(二)

时间:2018-04-16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宋词,是可以配上音乐用来演唱的。无论文人雅士,还是红男绿女,都把满腔的幽怨、满腹的心事、满怀的情思、满心的不平,融进词曲歌咏出口,尽情表现着宋词的诗情画意之美。宋词,有豪放热烈的美,有含蓄哀婉的美,有纤细柔和的美,也有悲壮雄浑的美。宋词的永恒之美犹如天上那一轮明月亘古长存、光照九州。

宋词是宋代文学的代表和升华,是中国文学史上与唐诗、元曲鼎足而立的黄钟大吕、文坛之纛。站在这面大旗之下的,有晏殊,他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给多少分别的亲人、恋人、朋友带去无以言表的淡淡哀伤。有欧阳修,他的“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无关风与月。”是多么勇敢的、坦诚的爱情告白。

有苏轼,他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对比天上月亮之圆与人间团圆之难,慨而叹之道出了多少离情别绪的遗憾和美好的祝愿。有柳永,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是多么一往情深、坚贞无悔的爱情誓言。有秦观,他的“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歌颂了美好真挚的爱情,不一定终日里耳鬓厮磨,只需心有所属情有所锺。有贺铸,他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字里行间蔓延着江南梅雨时节的无边丝雨、无限愁绪。

有李清照,她的“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把那游子天涯、客居他乡或亲人远隔、爱人别离的刻骨怀念与幽婉愁思,演绎得让人闻之动容,泫然欲泣。

有陆游,他的《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将爱人不得不生别离的哀怨、愁绪、离索、错莫,表达得悲不自胜、痛彻心扉。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晓光法学博士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孟云)  
  • 上一篇:林晓光:宋词,说不尽的风情(一)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