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吊脚楼下的阿丘》第十集

时间:2015-02-10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大江大河都好过  山沟里面难使舵

随从的老爹把菜摆在堂屋中央,按人头摆好碗筷和凳子,就请王琢坐上席。王琢死活不肯,老爹就说,在我家堂屋我是不可能坐上席的,要是你真的不愿坐那里,那我们这顿饭就没办法吃了,难道你想把晚饭当成午饭包起带走吗?大家哄堂大笑,王琢虽然万般无奈,但也不得不勉强坐上去了。坐上席本来就觉得很为难了,但当他定睛一看锅里,又是一堆让他既熟悉又心惊肉跳的“鸡八块”。他心中暗暗叫苦,知道这又将是一道相当难过的坎啊。

既然有了“鸡八块”,那敬“鸡八块”的礼节就自然少不了。这礼节王琢也不是基本懂得一点,而是非常熟悉,也应付过很多次了,他觉得并不可怕,所以也就不那么紧张。随从老爹也是一边把他看在眼里,一边做着他应该做的事。今天这礼节一兴起来,基本招数都是差不多。但谁知道这随从的老爹说的顺口溜和敬酒短句竟然是他闻所未闻的。说什么假如你想吃肉、假如你想喝酒,走到乡场上都有,花不了几文钱就能吃个够,就是因为缘分和感情才让你到我们这老乡下来走一走,有吃无吃也将就,就请无论如何也喝一口,或者说成吃一口,还竟然变一小点又是新的一首。道理是听得懂,可这唱词却是他听所未听的,他勉强应付了几句却始终是家乡的老套路,虽然道理相通,却显得有点文不对题。门口看热闹的人有点议论,随从老爹笑着说,各方各俗,说法肯定是有点一样的,这不奇怪。王科长确实很不错,竟然懂得这么多的民间道理。这样一来,王琢就不知不觉中吃了很多肉和很多酒,已经有点酒意了,这是他出门赶考以来的第一次醉酒。

男人喝酒总是有个特点,就是越喝胆子越大,胆大了再喝,那就会越喝越糊涂。王琢虽然经历这种敬“鸡八块”喝酒的场合不少,可今天到中途唱一首小歌的时候竟然卡了一下,其中的两句押不上韵了,被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一个女青年突然大声喊道:秀才唱歌粘不上咯,呵——。大家也跟着哄堂大笑,弄得王琢一下子懵了。接着那女青年的眼珠子一直在直勾勾地看着他,意思是看他怎么接招。不看不怎么样,这一看反而让王琢真的有点乱了阵脚。他急中生智地突然清一下嗓子,竟然高声唱起了《壁岩歌》来。这首歌唱起来,大家都知道,当然是大家熟悉的男青年向女青年表决心的求爱歌。那女青年也感到很突然,觉得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说:他怎么会突然唱这首歌啦?我们以前都没认识过。大家也说:不知道。家里门外又是一阵大笑。那女青年知道这秀才是一个淘气鬼,就不自觉地红着脸、咬着牙躲到后面去不作声了,场面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王琢扭转了过来,避免了一场变故的发生,得到了赞扬,站稳了脚跟。

场面有惊无险,但那鸡头还没有着落,就说明这场“战争”永远不会结束。随从老爹毕竟是个老练的乡村老人,很会见风使舵。他见王琢已经有几分醉意,就不再作无味的斗嘴了,赶紧分了“鸡八块”,直接进入高潮。老爹双手抬着盛着鸡头的大碗正对着王琢说了几句顺口溜,大意是:昨晚在梦里,神仙告诉有稀客,人员才三四,却是很难得,客若接鸡首,好事在后头,敢请科长接下这鸡头。王琢知道这是老人家以天意压人,意思是非接不可,否则有违天意。哪知王琢也不是真的那么简单,他来个顺手牵羊,接过鸡头在手,说:这鸡是天鸡,意是天意,我们是凡人,只能闻一闻,我们大家都闻一闻这难得的天鸡美味吧。大家都知道王琢是在推脱,但也觉得不能说他没有道理。他顺利地把这鸡头推给了大家,这样既保住了老爹的好意和面子,又解了难题。大家也知道这是大家公认的基本礼节,但说辞不一而已。在农村的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一场真真假假逗着乐的活路,只要顺口溜接得上,粘得起,说得有点道理就行。大家都一一接过鸡头闻一闻,喝一口酒。鸡头如此这般走了一圈又回到了随从老爹的手中,这样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鹿死谁手。

老爹顿了顿,清一下嗓子,说:少爷要吃肉,肉在场上卖,少爷再喝酒,场上也有酒,你为朋友才到这方来。菜是我们栽,鸡是我们喂,不管做得好不好,不管做得对不对,麻烦秀才接一回,免得我们三生也有愧。这老爹真是逢场作戏的老手,随便编一个都是难得对付的调子。王琢赶紧回答:这鸡虽是自家鸡,鸡也是自家喂,但费了几斗米,费了全家力,今天成了道好菜,大家该分享,麻烦厨师帮忙分了吧。他说完就要把鸡端到厨房去,老爹竟然急了,一下子夺过鸡头,并拉王琢坐下说,科长别着急,我们慢慢商量。王琢这下暗自高兴了,终于看到再老练的人也有因为着急而失手的时候。

老爹顿了一下,又慢条斯理地说了一长串道理,天南地北地说了一通,什么天鸡天蛋,地鸡地蛋的,什么五谷杂粮的,这下王琢真的动掸不得了,一下子组织不了那么多复杂的对辞。再说要是他坚持不接这鸡头,那今天这场面就永远没有收场的时候。他只好红着脸接下了鸡头,在千谢万谢之后,咬了鸡脖子末端一大口,又喝了一大口酒,眼睛就差点睁不开了,不一会就真的醉得差点不行,大家只好边笑边七手八脚地扶他到床上休息,这战斗才算勉强结束,看热闹的人也觉得基本满意,一哄而散。(作者:王玉贵 刘衍芬)
 

(责任编辑:董圊)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