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义忠:我听春晚!

时间:2011-02-04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今年我像盲人一样,睡在床上听春晚,别有一番情趣。

    听就要充分发挥听觉功能,充分发挥想象能力。听音乐就想象演唱者动人的表情,听舞蹈就想象舞蹈着优美的舞姿,听杂技魔术就想象表演者神奇的技巧,听小品相声就想象其作品的寓意……因此我想的很多很丰富很离奇很深刻。想象我国专家怎么个专门糊弄人,想象教育即使智育第一还忽视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教育,想象魔术是怎么破门而入……

      一台晚会,历时五个小时,为了博得观众的掌声、喝彩、认可,央视可说是煞费苦心,可谓一顿精神大餐。让我想象了五个小时,既是主持人总是“各位观众”,我还是跟盲人们一起做了一次“听众”,而且印象更深。

  作为中华民族辞旧迎新、继往开来的文化大餐,不仅要考虑到观众的笑声,更要考虑到它的民族性,广泛的社会性,内涵的深刻性。虽说无形,有声有色,此处无形胜有形。如果春晚达到这样的境界,不是为了春晚而春晚,老幼皆宜,寓教于乐,即弘扬了中华文化,也陶冶净化了人的心灵,不仅能够使人得到视觉享受,而且使人的情感升华。
我还想到,一些作品,越来越缺乏丰富的想象力,越来越赤裸裸的,不让人们有丝毫的想象,甚至把床戏也赤裸裸的搬上舞台,生怕人们不会做爱,不会想象做爱的情趣,露骨而显得低俗。一些低级下流的动作表演的绘声绘色,逼真而毫不回避,生怕青少年不会模仿,起不到教唆的作用!作品咋越来越没有一点情趣呢?越开越像一杯白开水呢?越来越没有一点回味呢?
 

.  成都新津“宏如古瓷博物馆”   .  西蜀云龙堂艺术馆  
(责任编辑:孙韶华)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