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家刘祥杰转:走出侗寨的侗族大歌(六)

时间:2018-01-02 | 来源:文化头条

来自小黄村的歌队成员美兰和小潘都经历过家人的英年早逝。由于锰矿开采,小黄村的水污染问题由来已久,历经了长年的治理修复。吴虹飞把村里的饮用水、井水、灌溉水取样,请一位科学家朋友化验,化验结果令她担忧。

她在微博上疾呼,联系媒体报道,也未见太多回响。她在歌队女孩面前控诉,小潘对她说:姐姐,你不要讲了,讲了之后大家都不去我们村子里面。

侗族人有开阔的生死观。“侗族人有个习惯,结婚之后两口棺材摆在家楼下了,就是跟死为伴了。”吴虹飞说,“他们对生死没有咱那么大惊小怪,他们讲得特别淡:我们这20年来一直有人得怪病死,也就不往下讲了。”

为了了解少数民族音乐,吴虹飞这些年看了不少演出,却发现很多只是“风情化的布景”。北京台一档电视节目里,安排侗族大歌团体唱《小苹果》,评委面露尴尬。吴虹飞也试过在县文工团寻找歌手,看见他们组织的节日表演场合,只唱一两首侗族大歌作为点缀,失望而返。

唯一令她满意的是一次新疆之行,半途中偶然遇见十来个维族大爷,合奏着“刀郎木卡姆”。音乐传来游牧民族的铿锵、凶悍,“原来好的民间音乐是有前世的,每个人都能听到这个民族的前世。”吴虹飞感叹。

侗族大歌里的前世,“就是一个特别温顺的稻作民族”。侗人惯于与其他民族混居,给人以平和包容的印象。“我们用侗语给你们唱《小苹果》,是想让你们看我们也很现代,跟外界沟通的愿望特别迫切。”吴虹飞说。

对于要不要往侗族大歌里加东西,吴虹飞犹豫了很久。最终,她决定一试。还是从《尚重琵琶歌》开始,她把侗族经典曲目配上节奏和摇滚。演出后,一位古琴老师提出质疑,这改变了原本的韵味。“这个问题我纠结了四年,但我必须做一次糟糕的试验。”她回答。

过去写摇滚乐,她时常带着抑郁或愤怒的情绪。“原来我们写歌都是‘我怎么样’,”吴虹飞说,“侗族大歌都是,这个山怎么样,这个鸟怎么样,这个水怎么样……相对比较自然一些,更少了一些小我。”

作为侗乡的众多出走者之一,吴虹飞想帮助自己的族人完成一次音乐的出走。“我们能够带着我们的音乐,把这个土地上发生的故事告诉别人”。

歌唱家、声乐教授刘祥杰工作室;祥音声乐学校全国咨询热线:13342450088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江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