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五丰 我心安然

时间:2018-01-08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前年,随同学一道,驱车去了莲花桥五丰山。站在我曾就读过的原农林学校大路边,目睹仅未拆除的一处校舍,心中酸酸楚楚,悻悻而归。

昨日清晨被同学的微信铃声唤醒,得知他有去五丰山之意,顿时心情为之一爽,当即与他一拍即合,一同去五丰山。

坐公交转地铁,再乘公交车直抵莲花镇后,搭一辆摩的,顺顺当当直奔五丰山。摩托发动机轰鸣声嘎然而止,我惊愕了:就这般已然到了五丰山顶?

山顶上,气势宏伟的花岗石门楼上“圣峰果业”几个大字金碧辉煌,几座雕梁画栋的楼阁在冬日暖阳中熠熠生辉,大门口一对雄踞的石狮诉说着今日的辉煌。进门后沿着左边长长的木栈道漫步山头。道旁的桔树郁郁䓤葱,树丛中的金黄小野菊浪漫而密集,热烈而浓郁,无遮无拦,把欢欢喜喜的迎客之态急切切地呈现在面前。右侧酒楼旁,更有那两株丈余高的茶花怒放在寒风中,乍一看那硕大如头的一抹嫣然,还误以为是牡丹,待近前细瞧那花瓣,花蕊,花叶后,遂生感慨:这是茶花之王啊!欣喜之余,一股久违的浪漫自心底涌出,思绪随花香飞到久远的年代……

遥想当年,正值豆冠年华的我和同学们远离城市喧嚣,进入这个由昔日莲花铁矿改成的学校读书。没有大门和围墙的校园倒是成就了我们的无拘无束。白菜,萝卜,土豆是一成不变的菜肴。吃用水都由同学们轮流从山下水库里挑上来,校舍和宿舍历经风雨,处处青苔斑驳,阳光星光和风都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开着两排高低床的寢室上方,一盏吊线电灯泡昏昏沉沉,晃晃悠悠,不知晃走了我们多少青春的夜晚。公路边简陋的教室里回荡着我们的朗朗书声,粉笔和竹教鞭悄无声息地传递着我们渴望的知识和真理,那方神圣的土砖讲台和擦了又擦的黑板可曾还留着老师对我们挥之不去的叮咛?

记忆中的夏日傍晚,我们在黄泥球场上投篮跳跃,挥汗如雨,欢闹着结伴一头扎进清凉的水库里痛快地洗澡戏水,常有丝草和小青蛙挠着我们的脚心,记忆中我们挑水上山,浇灌种下的茶叶、楠竹、打籽瓜、油菜。巍巍青山被我们的赤脚板踩出了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道。

干活累了,心堵了,想妈妈了,就扯开嗓子对着群山大声呼喊。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到哪里去了?曾经的辉煌荡然无存。我欲找回当年,耳畔却听不到老师和同学们熟悉的声音。我欲再看一眼过去,却发现眼前是那么地陌生。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成了我们农林学子永生难忘的岁月胎痕。

寒风拉回了我的思绪,沿着下山的小道,我们边走边拍,极目四望大大小小的山头上种满了各种果树,时值初冬,已然见不到硕果累累,却望见山下幢幢气派的农舍,掩映在一片苍翠之中。还有那黄澄澄的柚子从浓密的叶间挨挨挤挤地探着圆圆的脑袋,几只花母鸡和白鹅悠闲自得地在草坪上觅食。山下高速公路两旁是一块块平整的稻田,我们欢欣地釆集着难得的美景,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山下。

离别五丰山,我心安然。岁月匆匆,我已老去。当年我们年少,一如那我们种下的丛丛翠竹,青白刚直,直指蓝天。而今我们白发苍苍,看那山还是当年的五丰山,它静谧地立在大地上,不因为我们年少年老带走半点虚荣爱慕,不因为我们富贵平庸带走一分岁月沧桑。得与失,聚与散,成与败,都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道道风景。庆幸的是,我已拥有一方风景,于繁华落幕处领略一种泰然处之的愉悦。

作者简介:朱心焕,1948年生于长沙市,系宁乡市诗散文协会会员。当过知青、教师和工人,爱好文学、音乐和舞蹈。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李伦)  
  • 上一篇:大雪保平安,爱心“暖”人间(二)
  • 下一篇:没有了
  • 儒经商城

    腾讯移动终端游戏开
    腾讯移动终端游戏开
    参赛作品提交结束后QQ游戏中心将统一对参赛作品进行评审,并公布... 详细>>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