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记录中国梦的鸿篇巨作

时间:2018-04-15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人民网大V黄晨灏 中国行#近日,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晓光法学博士一篇“林晓光:唐诗,穿越千年的畅想”文章,无论从观点和形式逻辑上都吸引了我。

唐诗宋词,是我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有思想性、艺术性和创造性的科幻小说,是人类梦想集大成的鸿篇巨作。说未来有他的踪影、说现实有他的前瞻性,说人性有他的具体事例。

唐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告诉我们,崔护到长安参加进士考试落第后,在唐朝京城长安南郊偶遇一美丽少女,次年清明节重访此女不遇,于是题写此诗。

诗人用“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抓住了“寻春遇艳”整个过程中最美丽动人的一幕。衬出了少女光彩照人的面影,而且含蓄地表现出诗人目注神驰、情摇意夺的情状,和双方脉脉含情、未通言语的情景。还是春光烂漫、百花吐艳的季节,还是花木扶疏、桃树掩映的门户,然而,使这一切都增光添彩的“人面”却不知何处去,只剩下门前一树桃花仍旧在春风中凝情含笑。

诗人借此剧情说明,踏青访友寄托哀思本来是一件非常沉痛的事情。但由于人事无常,人类轮回规律不可逆转。悲伤间追求一些美好人情世故,还是非常有情趣的事情。

原文摘要:林晓光对唐诗“边塞之思”阐述,唐代武功强盛、开疆拓土、国威远播、边地战争频仍,贞观之治、开元之治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强盛与富足的时期,而这一切离不开远征他方、戍守边塞的将士们,他们的出征给许多家庭带来了长期的分离以及亲人的相思之苦,构成了唐诗中别开生面、独具特色的边塞诗歌相思情,催生了思故乡、怀远人的诗歌主题。王维的《伊州歌》:“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馀。征人去日殷勤嘱,归雁来时数附书。”

而宋词大家苏东坡一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却道出前人所未能道之情怀与深意,对比天上月亮之圆与人间团圆,慨而叹之“此事古难全”。如此对比之下的反差,恰恰使得思念远方亲人充满了遗憾的温馨,因而更加具有穿透人心的魅力、冲击力和感染力,苏东坡的这一首词也因此而成为千古绝唱,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月亮文学和文化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思念亲人。月夜、孤独,也许是最容易引发思念、怀恋的场景和时刻了,所以月下相思是唐代诗人们最喜欢描写的情景和心境。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的《江中望月》:“延照相思夕,千里共沾裳。”《关山月》:“相思在万里,明月正孤悬。”张九龄《望月怀远》有千古传唱的名句“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文/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林晓光法学博士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王慧讲布依族故事

   . 甲博讲甘孜故事    . 冰姐有约新西兰    .三台代代本麦冬商城
(责任编辑:江靖)  
  • 上一篇:成都四月樱桃红 人多车多不好玩
  • 下一篇:没有了
  • 焦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