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国“仇官仇富”不是主流

时间:2019-01-30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有人说中国有“仇官仇富”现象。我认为,这个现象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有,但有多少和强烈不同的表现。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并不比其他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强烈,也不是主流,而只是少数现象、个别现象。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自己的生活体验中作出自己的准确判断。比如,我们常常看到市长、县长等官员乘坐地铁、公交什么的,有乘客发现自己的市长、县长乘地铁、公交,并没有对市长、县长表现出很仇恨仇视的样子,并没有骂他们,更没有打他们,将他们五花大绑起来。这说明,人民并不仇官。还有,有人在上海的大街上看到特斯拉总裁马斯克吃烧饼。还有人看到苹果公司总裁库克在杭州乘高铁,由于不熟悉使用电子票,结果导致过闸机出现小障碍。要知道,马斯克、库克等都是大富人,他们走在中国的大街上,并没有人骂他们,更没有人揪住他们。当然,我们每天都能在大街上看到很多富人、看到很多官员,也都并没有人骂他们,更没有人看到他们就想抢他们口袋里的钱,说他们的口袋里的钱是不义之财,是靠剥削压迫而来的。

与90年前的中国相比,我认为,现在的中国人基本上算是没有什么仇官仇富的。去年10月,我到过井冈山,在那里的纪念馆看过当时井冈山革命的宣传。比如,有个叫范树德的革命者写的《井冈山的后勤工作》中就有这样的话:“为解决这近万人的吃饭问题,我们不得不到一个地方就立即派出一支小队伍专门打土豪。我们就是通过这样的办法搞粮食,并取得必要的物资,解决给养问题。……当时,我们每个人一天吃老秤(老秤1斤是16两)24两,合1斤半,这样每个人1个月就需要45斤。”还有个杨克敏的革命者写了《关于湘赣边界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就有这样的话:“当时有一句口号:“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意思是当时资本家也没有多少钱。现在很少有资本家了,但是,富人却不少了。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分类,月收入在2000元人民币到5000元人民币的就算是中收入阶层了。这引起了公众的嘲笑,后来,国统局的人出来解释说中收入与中等收入是不同的概念。总之,公众被国统局搞糊涂了,也对国统局的标准表示不满。如果真是按照国统局这个标准,那么,中国绝大多数人就都是中收入阶层,这也确实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因为,年收入3000以下的,才是贫困户,是扶贫对象。年收入高于3000元的,当然不是贫困户,也就是中收入以上了。当中收入群体占中国绝大多数时,就不会出现中收入阶层的相互仇恨,即使有,也只是少数个别现象,一般属于私仇,而不是公仇、不是主流。

但是,我感觉,中国有仇贪仇腐、仇黑仇恶、仇横仇霸、仇欺仇诈,这些是存在的。有些人致富并不是靠自己的勤劳智慧,而是靠贪污腐败、靠黑靠恶、靠霸靠横、靠欺靠诈。上周,河南许昌市破获了一个大传销案,一个传销头目购买了一栋别墅专门用于存放现金的,别墅了共存放了13亿的现金。每个为传销分子取现的都可以获得现金2%的手续费,一天取100万现金的,就可以获得2万元现金收入。传销并不创造价值,传销致富了,就会导致很多人被欺骗。还有贩卖毒品的,也害了不少人。国家发改委有个官员,家里也有很多现金,办案部门为清点这些现金,居然烧坏了几台点钞机。这些人当然会受到人们的仇视。但是,仇视这些人,自己就不要学他们、成为他们。就怕自己仇他们,如果有机会,自己却变成他们。(文/余青山)
 

 . 成都鑫金兰咖啡  . 理县三岔生态养猪  . 沈阳祥音声乐学校 . 四川文艺名人 . 四川三生万寿养老院 . 四川花秋茶业
 .北京丽都嘉业装饰  .代代本  .成都彝人坨坨肉  .成都康复理疗师邱渺殊
(责任编辑:丁乾)  

儒经商城

经济学家周德文被聘
经济学家周德文被聘
11月26日,著名经济学家、中和正道集团董事长周德文先生应邀参加... 详细>>

焦点专题